光谱仪尼通,尼通金属光谱仪

日前大连考古重大发现大连营城子汉墓群76号墓出土了汉墓金带扣和印章详情点击图片↓△龙纹金带扣经过多方考证终于揭开了汉墓金带扣主人的神秘面纱主人名为邵党考古学家撰7

日前

大连考古重大发现大连营城子汉墓群76号墓出土了汉墓金带扣和印章

详情点击图片↓

△龙纹金带扣

经过多方考证

终于揭开了汉墓金带扣主人的神秘面纱

主人名为邵党

考古学家撰

7月15日,营城子汉墓金带扣主人的印章通过工业CT扫描和三维成像、印文被成功识别后,“辟邪”纽、阴文篆书“邵党私印”大白于天下。金带扣主人终于“尘埃落定”,出土长达18年的墓主人印章之谜被揭开。

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曾经参与了营城子汉墓发掘,亲眼见证了随葬金带扣和印章等重器的营城子汉墓群76号墓的发掘过程,当时发掘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作为该墓葬发掘报告的撰写者,同样也见证了标志墓主人身份的金带扣和印章等重器的科学检测过程。我的心伴随着墓主人身份地位等相关探索研究不断出现新成果和新发现而跌宕起伏,“步步惊心”——

01

营城子汉墓群发掘成果

营城子汉墓群位于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境内,分布范围为东起牧城驿村,西至双台沟村,长达10余公里,以沙岗子村、营城子村周围最为集中。经过多次发掘,目前已发掘汉墓300余座。

早在1931年,营城子壁画墓发掘,独特的墓葬结构和“主人升仙壁画”闻名遐迩。1954年旅顺博物馆对营城子汉墓群进行发掘,共发掘了50座汉墓。

2003年开始由于营城子工业园区建设,当时的大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大连市文化局抽调全市文博单位专业人员和县区文物干部组成“大连营城子汉代墓地考古工作队”,由吴青云任队长,拉开了营城子汉墓群大规模抢救性发掘的帷幕,至2009年陆续发掘汉墓多达200余座,主要集中于2003年-2004年。

营城子汉墓群发现的墓葬分布范围广、数量多,类型全,出土遗物众多,其中不乏重器,多为西汉至东汉时期墓葬,少数墓葬到了魏晋时期。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铜承旋出土状况

02

金带扣与印章出土“历险”记

2003年-2004年营城子汉墓群抢救性发掘,当属76号墓最有影响。该墓共出土了24件随葬品,除壶、罐、盆、井、仓、瓮、灶具组合等17件普通陶器外,还有金带扣、玉剑璏、印章以及铜鼎、铜尊、铜承旋、铜盆7件重器,曾轰动一时。

2003年12月5日,已进入严冬,寒风凛冽,76号墓发掘开始。该墓为贝壳与砖、瓦、石块混筑墓,甲字形,有墓道、墓门和墓室,墓道朝南,墓室长4.45米、宽4.05米。有棺椁,已腐烂成灰。发现两具人骨痕迹,头北脚南,朽烂严重,应为夫妻合葬。这是营城子汉墓群贝墓中规模较大的一个。

傍晚时分,天已渐黑,铜鼎、铜尊和铜承旋先暴露出来。为了文物安全,大家不顾天寒地冻,挑灯夜战,小心翼翼地将3件铜器清理出来,标记好位置,运回驻地。是夜,发掘人员都非常兴奋。

第二天,大家继续清理,除了金带扣和印章,陶器和其他铜器、玉器都被清理出来。面对这么多重器的出土,大家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76号墓。由于天气太冷,无法继续作业,整个发掘工作暂停。

第二年春天,考古发掘继续进行。4月15日,队长吴青云安排姜宝宪继续清理76号墓底。在西侧墓主人右侧又发现了镶嵌绿松石的龙纹金带扣和兽纽铜印(当时根据锈蚀状况认为是铜印),由此判断西侧墓主人应为男性。当姜宝宪将金带扣带回发掘驻地时,大家别提多高兴了。那天我特意去驻地,看到了金带扣的真容。真没想到,经过一个严冬,金带扣和印章终于重见天日,76号墓给我们带来这么多惊喜和新发现。

△铜尊和铜承旋

△铜承旋錾刻“仙人神兽凤鸟祥瑞图”

03

科学检测解决了金带扣制作难题

2003年-2009年营城子汉墓群发掘结束,相关研究也逐步启动。2009年大连汉墓博物馆筹建,2003年-2009年营城子汉墓群出土文物成为展览的主体。据不完全统计,出土文物以陶器为主,还有铜器、铁器、玉器、玻璃器等,76号墓以随葬多件重器在营城子汉墓群中独树一帜,是目前唯一一座出土金带扣的汉墓,也是出土文物级别最高的墓葬。

汉代龙纹金带扣一般是诸侯王、皇室成员、高级贵族和官员才能享用的,因此推测76号墓的墓主人非同一般,身份十分高贵,但是墓主人究竟是谁?其真实身份如何?一直是未解之谜。作为能够揭开墓主人身份的重要突破口——印章因锈蚀严重,印面被厚厚锈蚀层覆盖,即使在高倍显微镜下也无法看到文字。兽纽也锈蚀斑斑,无法辨别是什么动物。唯一的线索中断了,一直是我的遗憾,同时也让我们产生了探索研究的动力,做好相关的科学检测成为“当务之急”。

2018年,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西北工业大学材料学院纳米能源材料研究中心合作,采用包括光学显微镜、扫描电子显微镜及能谱仪、激光拉曼光谱仪在内的分析手段,对金带扣进行无损科学检测。这次检测结果让我们对金带扣的制作工艺、成分、来源等有了新发现和新认识。

金带扣整体略呈马蹄形,带首开弧形带孔,孔中间装有可活动的扣舌,带扣边缘内折,穿多个小孔用于固定革。带扣长9.5厘米、宽4.9厘米~6.6厘米,重38.27克。带扣装饰部分集中于正面,为浮雕式十龙戏水主题图案,反映了一龙携九子,穿越于碧波之中的画面。带扣表面镶嵌水滴形和菱形绿松石。龙身、龙头、龙眼、龙鼻等处使用圆金丝勾勒,龙脊装饰大小不同的金珠,且金珠直径自脊背顶部至两端逐渐减小,龙身和图案地纹则装饰更加细密的小金珠。金带扣涉及的工艺种类有捶鍱、模压、扭丝、珠化、焊接、穿孔、掐丝、镶嵌等,可见金带扣制作的复杂程度。

通过检测,金带扣不同部位含金量不同,但总体含金量相当高,在93.4﹪~98.8﹪之间,另外有少量银。金带扣制作工艺复杂精巧,特别是确定了金珠是通过直接加热熔焊在带扣上,而且熔焊技术是国内首次发现,解决了长期以来金带扣制作工艺的难题,澄清了一些误区。

金带扣还是目前发现同类型金带扣装饰龙纹最多的一件,精美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推测应为汉中央政权控制的官办作坊制作。目前发现的同类型金带扣仅数枚。由于金带扣实用性不强,主要是身份地位的标志,因此金带扣可能多用于赏赐。

△印纽三维成像

△印文信息的四个CT断层图像

04

印章主人名字重见天日

2018年在检测金带扣的同时,我们也尝试对印章进行检测。通过显微镜、医院CT检测和文保专业机构的X光设备检测,均未做出结果,当时认为印章主人名字可能将永远淹没在锈蚀层中,再也没有希望露出真容。

今年4月,2020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揭晓。其中,青海都兰热水墓群血渭一号墓出土的银质印章,通过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自主研发的450kV工业CT扫描,发现锈蚀印面竟然清晰呈现古藏文“外甥阿柴王之印”,其主人可能是莫贺吐浑可汗。这个消息令我们重新燃起揭秘营城子锈蚀印章主人的希望。

通过多方联系协调,印章检测得到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机构大力支持,为血渭一号墓出土印章检测的科研团队将为营城子汉墓出土印章检测。

7月15日,我和同事刘美晶携带印章来到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首次CT扫描竟然清晰出现了印文“私印”两字,在场的人都很激动,揭开印章主人之谜的希望越来越近。然而,印章主人似乎有意跟你开玩笑,犹抱琵琶半遮面,不同断层扫了好几次没有出现文字。此时已近午时,我们只好退掉下午2时左右的返程火车票。

快到下午2时,功夫不负有心人,印文终于透过锈蚀层全部呈现在电脑屏幕上。由于印文是篆书,又比较模糊,辨识起来有一定难度。我们不停查手机,又请教了多位专家,终于初步确认印文是阴文篆书“邵党私印”。营城子金带扣的主人姓邵名党。至此,金带扣墓主人之谜终于尘埃落定。锈蚀印纽经CT三维成像,竟清晰出现了动物形象,请专家辨识,初步认为“辟邪”纽可能性比较大。

同时,社科院考古所工作人员使用尼通便携式X射线荧光光谱仪对印章材质进行了初步检测,其中印面主要元素及含量(Wt%)为铜54.32%、银40.64%、铅3.14%、锡1.31%、金0.59%;印章正前侧面主要元素及含量(Wt%)为铜71.14%、银24.65%、铅2.48%、锡1.34%、金0.39%(成分经归一化处理,测量位置皆为表层锈蚀层,并不反映印章真实的化学成分,仅作为定性判断合金材质的依据)。检测结果显示该印章主要材质为铜和银,应为铜银合金印,从而纠正了原来认为是鎏金铜印的看法。锈蚀的印章又带给我们新的惊喜。

△未除锈的印章

△印章底面锈蚀状况

△印文CT扫描图像

05

现代科技手段为考古研究插上翅膀

此前由于印章锈蚀,对墓主人的研究多为推测,比如,锈蚀印章印纽有人认为是狮纽、驼纽,又因为墓中出土金带扣等重器,推测墓主人有可能是少数民族首领等。通过扫描锈蚀印章,营城子76号墓主人叫邵党,虽不见于文献记载,但应为汉人汉姓。这些辨别身份的文物多出自墓主人一侧,可以确定邵党为男性墓主人名字。说明营城子一带有邵姓居住,而且应是当地望族。辟邪纽印章多见于两汉之际和东汉时期,形制大同小异,辟邪为瑞兽,西汉汉元帝的渭陵就曾出土精美的玉辟邪。

76号墓还出土贵族宴请高级用具——铜承旋和铜尊,特别是承旋上錾刻“仙人瑞兽珍禽图”,精美至极。这种刻纹铜器不是大连产品,而是来自岭南地区的广西合浦一带。从合浦到大连,相隔千山万水,路途遥远,非一般实力无法做到,墓主人的故事越来越耐人寻味。

营城子汉墓群及大连地区广泛分布的汉墓群和其他遗迹,证明汉代的大连地区经济繁荣、人口稠密、商贸发达、交通便利,是汉代辽东郡的经济中心,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大连地区在汉代历史上地位不容小觑。

将现代科技手段引入考古学中,是近年来考古学研究的重要方向,借助现代科技的力量,解决传统考古无法解决的问题。对出土遗存进行相关科学分析检测,比如:工业CT扫描、X射线荧光光谱分析、扫描电镜能谱分析等,已经取得了不少重要研究成果。工业CT对营城子汉墓出土印章印文成功辨识,再次证明坚持多学科、多领域合作的巨大潜力。

营城子汉墓金带扣的主人虽然已经揭晓,但研究才刚刚开始,关于墓主人更深研究以及包括76号墓在内的营城子汉墓群的研究刚刚露出冰山一角,更多的考古奥秘等待探索。

文字: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翠敏

来源: 大观新闻

上一篇: 一百万韩元,2亿韩元去韩国够用吗
下一篇: 返回列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